对解决皖北经济发展瓶颈问题的思考与建议
发布时间:2017-07-03  浏览:

由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以及政策和观念的因素,皖北地区经济基础弱,发展起点低,与我省其他市县差距越拉越大,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省科学发展和加速崛起的进程。实践证明,没有皖北的大发展,就没有全省的大发展;没有皖北的小康,就不能实现全省的全面小康。解决皖北经济发展瓶颈问题,对促进安徽加速崛起意义重大。
    一、制约皖北经济发展的若干瓶颈问题

    1、产业结构层次较低。一是农业结构低级化。种植业仍占主体,如宿州市2008年农业总产值中种植业占50%以上;农产品加工增值能力较低,多数农产品是原形出售或经过初加工出售,深加工、精加工的比例很小。二是工业结构传统化。资源性工业增加值占规模工业的比重偏高,而科技含量较高的增加值比重偏低。“药切成片,粮磨成面”、“挖煤卖煤,发电卖电”的格局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三是三产结构初级化。以宿州为例,2008年第三产业增加值中仅批零贸易餐饮业就占到26.6%,而为生产和科技发展服务的现代服务业比重偏小。

    2、内生经济活力不足。皖北地区创业氛围不浓,发展动力不强,内在活力不足,集中表现在反映人民群众创业总体水平的非公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从2008年全省各市非公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位次来看,阜阳、宿州、亳州分列第9、13、14名,处于全省中末游水平。由于两淮、马鞍山、铜陵等地是国有经济重地,国有资本占比较大,如果剔除这些因素,三市的非公经济位次全部处于末游水平。


   3、生产要素制约明显。一是资金缺乏。皖北地区存贷比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0多个百分点,本地资金被大量抽走,资金向优势地区和行业集中的趋势日益明显。2010年一季度全省新增贷款中,八成以上都投向皖江城市带。二是土地、人才缺乏。随着国家加大宏观调控、土地闸门关紧及劳动力成本上升,皖北发展面临土地、劳力趋紧的挑战。三是水资源短缺。全国水资源人均2200立方,我省人均1060立方,皖北三市不足1000立方,而发展具有皖北资源优势却又是耗水量大的煤电和煤化工产业,水资源严重短缺。

    4、政策效应有待加强。一是随着新形势发展,出台的政策已不能满足皖北进一步发展的需要,财政、土地、科技、人才等政策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二是部分政策对皖北地区缺乏分类指导标准,统一套用全省较高的准入门槛,造成皖北一般项目很难达到申报标准。三是皖北财力不足,对需要配套的资金普遍难以到位,影响了项目的实施。四是政策部分条款过于原则,没有细化为相关部门的操作性文件,在具体实施中难以完全到位。

    5、外部资本流入受阻。从省内看,沿江城市带已成为产业转移的强势吸纳区。2009年皖北三市利用省外资金总额为500亿元,不及芜湖一个市利用省外资金量(575亿元)。从省外看,邻近的苏北地区对皖北产业承接形成强烈阻遏。2009年,境内外向苏北地区总投资1454亿元,远高于皖北三市的引资额。沿江城市带和苏北正对皖北形成合围之势,“屏障”和“过滤”效应日渐明显。

    二、对解决皖北地区经济发展瓶颈问题的若干建议

     1、规划先行。一要搞好总体规划。在“十二五”规划编制过程中,除省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对皖北地区要给予重点关注外,省级专项规划和市、县两级各类规划对此也应高度重视,充分用好“规划机遇期”。二要搞好项目规划。统筹规划皖北地区的产业布局、大工程大项目落地等,如统筹电源点项目、煤化工布局,避免出现相互间的竞争,浪费皖北地区宝贵的行政资源。三要搞好环境规划。破除招商引资“重数量、轻质量”的做法和“捡到篮子都是菜”的思想,对不符合环评标准的企业实行一票否决,注重资源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2、环境优化。鼓励创业和吸引投资,大力发展非公经济,首要的是优化环境。要在提高政府工作效率上下功夫,着力创新体制机制,整合优化部门功能,试点建立有利于皖北大发展的政府组成体系,简化审批手续,提升审批效率。要在规范政府行为上下功夫,规范收费标准,规范监管行为,严厉打击“三乱”行为。要优化舆论环境,与国内主流媒体和著名网站建立良好合作关系,不定期邀请他们到皖北参观考察,大力宣传皖北典型,塑造皖北新形象。

    3、政策扶持。一要根据新形势的发展,尽快出台更优惠的扶持政策,优惠程度不应低于沿江城市带。省直部门应研究制定细化落实政策。二要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取消各类配套资金或降低配套比例要求,推动项目实施。强化分类指导,如安排人才开发等专项资金时,对皖北地区应降低门槛。三是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协调各省级金融机构对皖北地区的信贷倾斜和存贷比考核,适度增加对皖北地区的放贷规模;加快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和典当行建设,争取每个县和专业园区都有至少1家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四是加大土地支持力度。在控制土地供应总量的前提下,用地计划应优先保障转移到皖北地区的项目建设需要。五是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皖北交通条件。实施“引淮济阜”、“ 引淮济涡”等水利工程,解决制约皖北发展水资源问题。

    4、区域统筹。一要建立考核机制。加大力度落实省直部门专项支持活动和发达地区与皖北结对合作的制度安排,建立一年一度对省直部门、发达地区扶持力度、扶持质量、扶持效果,以及皖北自身积极性的考核指标体系,作为省直部门和地区首长政绩考核的重点。二是建立互惠机制。对重大对接项目,产业转移企业缴纳的流转税、所得税按照财政体制属当地留成部分,在对接合作双方的地方政府间实行利益分成,调动合作双方的积极性。三是建立分流机制。沿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要适当提高投资项目在科技含量、投资规模、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市场准入门槛,促进资源加工型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农业产业化项目向皖北地区分流。

    5、方式转变。一要坚持“有中更优”,做大做强资源性产业。大力发展农副产品加工业,促使其向食品工业延伸;大力发展煤化工产业,重点向精细化工延伸,提高附加值;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实现资源综合利用和环境效益最大化。二要争取“无中生有”,谋划发展新产业。重点在生物农业、生物医药、生物化工、新能源领域内培育壮大一批新兴产业,强化经济发展支撑力。三要提高产业配套能力,使外来企业所需的零部件均能在本地区和周边地区完成采购,增强投资吸引力,推动本地特色产业的形成和发展。

MORE+民企风采
MORE+政策快递
MORE+经济服务